2000年前三峡平民用得起鎏金青铜器

   来源:新疆阿勒泰新闻网

2000年前三峡平民用得起鎏金青铜器

    巫山博物馆珍藏的“西王母鎏金镂空饰牌”。(巫山博物馆供图)

  本报讯 (记者 赵迎昭)8月5日,重庆日报记者从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获悉,由该院承担的《三峡地区青铜器鎏金技术发展史研究》近期通过专家验收并结项。课题组历时3年,揭示出重庆三峡地区鎏金技术在秦汉时期已经达到一个高度。

  说到鎏金青铜器,许多人感到遥远而陌生。但当谈起国宝“长信宫灯”,人们就感到亲切了——这件国宝是出土鎏金青铜器中的“名人”。重庆多家博物馆都珍藏有鎏金青铜器。但长久以来,三峡地区鎏金青铜器的时空分布、历史演变等问题一直困扰着考古专家。

  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组织的课题组历时3年啃下了这块“硬骨头”——重庆峡江地区(指湖北宜昌南津关以西至重庆市区以东的长江流经地区,及其间长江主要支流的流域范围)出土鎏金铜器的地点有55处,共出土各类鎏金铜器658件,包括兵器、棺饰、摇钱树等9类器物。其中,棺饰是最为流行的器类。

  课题组相关负责人说,丰都至巫山一带是目前三峡地区鎏金铜器出土最多的地区,尤其以鎏金铜棺饰最为流行。据了解,巫山博物馆珍藏的“西王母鎏金镂空饰牌”便属于鎏金铜棺饰。铜棺饰有何用途呢?西华师范大学教授蒋晓春在《有关鎏金棺饰铜牌的几个问题》中认为,铜棺饰是帮助墓主“升仙”的。

  课题组经过研究还发现,重庆三峡地区鎏金铜器大量流行,要归功于该地区的物质基础和技术基础——三峡地区丰富的矿产资源为鎏金铜器在该地区的盛行提供了物质基础;同时,重庆先民商代晚期已掌握青铜冶铸技术,战国时期已掌握先进的错金银技术,为鎏金技术的出现、流行奠定了技术基础。

  据了解,一些低级别平民墓也出土了少量鎏金青铜器。“重庆三峡地区鎏金技术在秦汉时期已经达到一个高度,鎏金青铜器的使用在这一时期已跨越了阶层,深受各个阶层的喜爱。”上述负责人说。

  据介绍,《三峡地区青铜器鎏金技术发展史研究》成果有助于全面地认识古代三峡地区的文化科技发展水平,为弘扬巴渝文化提供新的参考资料,为鎏金青铜器保护、复制和修复提供重要参考数据。


上一篇:UrbanCalp完成7500万美元E轮融资 
下一篇:PC时代品牌情怀犹在暴风渡难关要看冯鑫"人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