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百万吨核污水真要排入大海?

   来源:新疆阿勒泰新闻网

人民日报海外版是217年10月12日。建筑工人在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进行拆除作业。新华社电2011年3月福岛核电站发生核泄漏事故后,国际社会对日本核安全的疑虑层出不穷。近日,日本前环境大臣稻田一郎表示,福岛核电站数百万吨核污水应排入太平洋。这些言论引起了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使日本核安全问题再次成为国际关注的焦点。《独立日报》9月10日报道,福岛第一核电站核废水储存能力已超过100万吨,到2020年,储存罐的容量将达到极限,无法再容纳过量核废水。关于如何处理核废水,日本前环境大臣一田在辞职前夕的记者会上说,日本今后将“不得不”将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放射性废水直接排入太平洋。随后,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另一次记者招待会上回应说:“原田一郎的声明只是他的个人意见。”经营福岛第一核电站的东京电力公司负责人表示,该公司无权自行决定此事,并将遵循政府发布的决定。据《新西兰先驱报》报道,福岛第一核电站2011年发生核泄漏事故,反应堆内含有放射性元素,福岛核电站的核废水被用来控制反应堆的温度。核废水中放射性元素的含量也存在争议。法新社9月10日报道,东京电力公司已对核废水进行过滤,去除锶、铯等高放射性物质,留下相对安全的氚。但路透社9月10日报道,去年,在渔民的压力下,东京电力公司承认,储存罐中的核废水含有除氚以外的其他放射性物质,对人体的影响较小。事实上,日本已经不是第一次排放核废水了。2011年4月4日,东京电力公司将福岛第一核电站11.5万吨含有低浓度放射性物质的污水排入大海。

时任内阁官房长官枝野幸男回应说,“别无选择”。据《亚洲时报》报道,东京多年来一直在研究核污水排放问题,但没有做出任何官方承诺。核废水的处理除排入海洋外,还包括蒸发入大气和深埋地下。然而,据韩联社报道,在处理核废水的各种方案中,排入海洋的费用最低,也最方便。排放物会破坏海洋环境。如果日本真的决定排放核污染,会有什么影响?据美联社报道,日本正试图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前解除对福岛的食品禁令。如果日本决定未来排放核污水,势必引发新一轮信任危机。目前,包括中韩在内的22个国家和地区仍对福岛食品实施进口限制。对此,日本国内渔民也表达了不满。”我们坚决反对任何向海洋排放核污水的计划。

”福岛县渔业联合会会长野崎骏在接受《卫报》采访时说,自从核电站事故以来,福岛县渔业发展受到阻碍,许多人对当地鱼产品的质量表示怀疑。如果核污水现在排放入海,消费者将更不愿意购买当地食品。与日本为邻的韩国也一直在密切关注这一问题。据《朝鲜日报》报道,在9月16日于维也纳举行的国际原子能机构大会上,韩日两国就核污水排放问题展开了激烈辩论。”福岛核污水管理已不再是日本国内的问题,而是影响全球海洋环境的严重国际问题,”韩国科技信息通信部的常文美在第一次主题演讲中说。出席会议的日本科技大臣竹本刚明对韩国的回应是“没有科学依据”。不仅是韩国,朝鲜也对这一问题表示了关注。据韩国阿里郎电视台报道,朝鲜最近呼吁日本立即取消向太平洋倾倒核废料的计划,声称这是朝鲜半岛乃至全世界的灾难。”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外事研究室主任陆耀东在一份声明中说,如果一方面日本自诩为环境保护大国,另一方面又想向海洋排放核污水,不利于日本的国际形象。接受本报采访时说,“在这个问题上,日本应该优先考虑全球环境保护,而不是只关注自身利益”,国际社会是否应该合作处理核污水是否真的可以排入海洋?《福布斯》杂志认为这是可行的,称处理核废水的最好方法是将其倾倒到海里,并确认核废水中的氚是无害的。据美联社报道,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和日本核管理机构(JANNA)的一些科学家也表示,向海洋排放核污水是最科学、最经济的选择。不过,《亚洲时报》说,即使排放立即开始,东京电力公司也需要大约一年的时间来建造稀释设备和排水管道。面对这些,东京电力公司显然无法在2020年前完成。”西安交通大学能源与动力工程学院核科学与技术系副教授张斌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解释说:“正常情况下,核电站的废液可以通过专门的污水系统排放,但在此之前,需要经过专业设备的处理、储存和监测。尽管海洋具有一定的自清洁和稀释能力,但其排放过程仍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在温家宝看来,这些不确定性需要国际原子能机构和其他成员国来解决。对此,吕耀东还表示,国际组织应充分发挥作用,从技术角度客观地指出日本可能对海洋环境造成的影响。然而,新任命的日本环境大臣小泉纯一郎(koizumi jinjiro)的态度可能会扭转局面。据路透社报道,小泉在就任后的首次记者会上表示,希望日本关闭核反应堆,避免再次发生核事故。此外,日本共同社早些时候说,小泉在访问福岛期间就其对前环境的评论向当地渔民道歉,称正在讨论核污水的处理方法。


上一篇:房贷利率正式换锚差异化定价创新胎动 
下一篇:尾盘:鲍威尔称经济扩张能持续美股跌幅收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