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的重新伊斯兰化

   来源:新疆阿勒泰新闻网

土耳其自从凯末尔建国起就和双泛——泛伊斯兰和泛突厥纠缠在一起。泛突厥是民族问题,也是土耳其支持的一项长期国策,我们暂且把它放到一边,重点看看土耳其的泛伊斯兰重新崛起的问题。

土耳其现任总统埃尔多安和他的组织与穆斯林兄弟会联系十分紧密。穆斯林兄弟会诞生于1928年的埃及,属于逊尼派的原教旨主义运动。 其口号为:“安拉是我们的目的,先知是我们的领袖,《古兰经》是我们的法典,吉哈德是我们的战斗,为目的而牺牲是我们的理想”。但是穆斯林兄弟会的原教旨主义只是相对当年的伊斯兰世俗化运动,与现在的原教旨主义还是有区别的。其主要区别在于他认可西方的科学,只不过他认为社会必须是建立在伊斯兰教基础上的。如果将凯末尔当作世俗伊斯兰的代表,沙特代表极端保守伊斯兰,那么穆兄会的位置大约排在中间靠沙特这边。

显然在世俗伊斯兰看来,穆兄会和沙特瓦哈比都属于一丘之貉,应该被严厉打击。1946年土耳其党禁解除,伊斯兰成为各个党团进行群众动员的工具,穆兄会的党团蜂拥而起。而在此以后的岁月里土耳其军方始终扮演这遏制伊斯兰发展的角色。其表现就是1960年、1971年、1980年的纯军事政变和1998年的软军事政变,其中后三次带有显著的反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色彩。

1996年具有原教旨主义色彩的繁荣党上台, 随即在军方软政变的逼宫下下台,1998年土耳其宪法法院宣布取缔繁荣党。繁荣党随即改名贤德党,2001年该党再次被取缔后发生分裂,其中一支持相对“温和”观点的即为埃尔多安的正义与发展党。

2001年土耳其经济危机,埃尔多安的正义与发展党赢得大选。2003年出任总理,正式开始了他回归伊斯兰之旅。

埃尔多安以伊斯兰为根基,大力扭转土耳其开国总统凯末尔制定的世俗政策,回归伊斯兰教义。在此过程中,他主要采取了两项重要措施,一建清真寺;二,建宗教学校。

土耳其在2005年至2015年间,修建了9000座新清真寺,达到了9万座,约850人每座(土耳其人口7900万),考虑到土耳其有7.5万座清真寺属于历史遗留,埃尔多安建造清真寺的速度是惊人的。而且土耳其清真寺的数量,远远超过伊朗和埃及。伊朗的清真寺数目为4.8万座(伊朗人口8000万),埃及为6.7万(埃及人口9600万)。不过即使如此,何中国比,土耳其差的还不是一点半点,中国2014年拥有清真寺39135座,大约600人/座。

埃尔多安批准修建的土耳其最大清真寺a

第二点,埃尔多安改革了土耳其的世俗教育体系,大力发展宗教中学,软硬兼施(进宗教学校,不要考试,而且给补助),诱导青年学生进入宗教学校学习,宗教中学的数目从2002年的450座,增加至2015年的近1961座,人数从2002年的6.5万人暴涨至今天的130万人。将宗教教育推广至未成年学生。反观中国,在教育上,中国的伊斯兰自然遵循其传统,加紧渗透青少年教育体系,打着各种阿拉伯语学校的挂羊头卖狗肉的经校遍地,清真寺假期读经班基本已经在各个清真寺普及。当然如果能进入国家的中专系统,那念古兰经是国家给钱的。

上图为凯末尔在学校,下图为埃尔多安在学校上图为凯末尔在学校,下图为埃尔多安在学校

2010年,埃尔多安废弃了世俗的大学里禁止穆斯林妇女带头巾的禁令。2013年放弃了公务员禁止佩戴头巾禁令,但司法部门、军队和警察除外。2016年之后,司法部门、军队和警察的禁令也都相继被取消。更为过分的是土耳其政府反复试探童婚问题,试图依据古兰经将9岁定为法定结婚年龄。

埃尔多安伊斯兰化的举措,极大增加了他自己政党的信众和实力。土耳其军方政变期间,大批群众上街,即为硕果之一。而凯末尔建立的世俗的捍卫者土耳其军队,在厌倦反复政变推翻伊斯兰政权后,试图在民主政体下与伊斯兰和解共存的希望不仅没有实现,自己也被彻底的瓦解,政变不过是垂死之前的挣扎而已。

政变当夜凌晨在大街上抗争的埃尔多安支

伊斯兰主义者以半世俗的面目出现,通过民主选举上台,最终的目标是将国家转变为彻底的伊斯兰国家,让《古兰经》与圣训成为家庭和国家的核心价值观。短短10余天埃尔多安就重新伊斯兰化了土耳其,彻底击垮了世俗的保卫者军队。

世俗的土耳其重归伊斯兰基本已经彻底进入倒计时。

作者:被焚毁的思想


上一篇: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引全球媒体关注特别策划 
下一篇:国常会:实现移动流量平均资费降低20%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