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天内央企接连重组,中丝划入保利不简单

   来源:新疆阿勒泰新闻网

十天内央企接连重组,中丝划入保利不简单 北京商报

  全文共2493字,阅读大约需要5分钟

央企重组再下一城,不过,不同于南北船的强强联合,中丝划转入保利,这场生意,似乎并不“平等”。7月1日晚间,南北船刚刚发布了合并的公告,仅仅相隔一周,国资委官网就于8日发布了新的重组公告。公告显示,中国保利集团有限公司与中国中丝集团有限公司实施重组,中国中丝集团有限公司整体无偿划转进入中国保利集团有限公司,不再作为国资委直接监管企业。

01

无偿划入

  公开资料显示,中国保利集团有限公司系国务院国资委管理的大型中央企业,业务涉及国际贸易、房地产开发、轻工领域研发和工程服务、工艺原材料及产品经营服务、文化艺术经营、民用爆炸物品产销及服务等多个领域。目前拥有11家主要二级子公司,并在境内外拥有5家上市公司。

作为众所周知的“巨无霸”,2018年保利集团营业收入突破3000亿元,利润总额超过400亿元。截至2018年底,集团资产总额超过万亿,位居世界500强第312位。

值得关注的是,保利集团副总经理张曦在去年5月,刚刚履职中丝集团董事长。

相比之下,中丝集团则显得有些“弱小”。其最近一次公开披露收支情况,为2018年10月发布的《中国中丝集团有限公司2016年度财务收支等情况审计结果》。其中显示,2016年中丝营业总收入93.32亿元,利润总额5040.73万元,净利润887.55万元,净资产收益率5.56%。

据中国中丝集团官网介绍,中丝集团是国务院国资委直接监管的唯一以丝绸为主业的中央企业集团。集团以高端丝绸原料、丝绸成品、丝纺贸易等丝绸业务为核心,以及化工物流、综合商贸、时尚杂志、物业管理等多业并举。

  中丝无偿划入保利,不再作为国资委直观企业,与中丝自身的经营状况不无关联。实际上,中丝集团在并入保利集团前,债务情况已经非常严重。中丝集团2016年度合并财务报表显示,中丝集团资产总额52亿元,负债总额50.71亿元,所有者权益1.29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97.51%。

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研究员周丽莎指出,此次保利兼并中丝集团,将推进国有资本布局优化,提高资源配置效率,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企业转型升级,提高企业经济效益,同时不断地增强国有经济的活力、控制力、影响力、竞争力和抗风险能力。

  消息公布后,盘面上,久联发展直线拉涨停,保利地产中国海诚小幅攀升,三家均为保利旗下上市公司。

02

以大吞小

保利兼并中丝,并非无迹可寻。2016年,保利集团被列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彼时,国资委副秘书长彭华岗曾表示:“试点企业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推进相关产业和业务重组整合,使国有资本有进有退,提高国有资本配置效率。”

而看似业务毫无交集的保利与中丝,实际上在轻纺业务端早有重合。

2017年,保利集团也用相同的方式兼并了中国轻工与中国工艺。彼时,中国轻工集团公司、中国工艺公司整体并入中国保利集团公司,成为其全资子企业。中国轻工集团公司与中国工艺公司不再作为国资委直接监管企业。

周丽莎介绍称,这是一种典型的“大”吞“小”的兼并方式,旨在通过产业链重组,提高经营效率。按照优势互补、共赢发展的原则,以强化双方主业核心能力、实现业务资源协同共享为目标实施重组。

  “保利与中丝虽不是强强联合,但可以称为最优解。”北京大学产业经济学教授曹和平指出,二者的业务虽并不相同,但是对于中丝来说,目前的难点不在技术研发,而是来自外部的竞争,也就是流动性出现了问题,因此保利自身的平台优势可以为其提供宽裕的流动性。与此同时,中丝和中轻所生产的原材料也可以为保利拓展国际市场,尤其在是“一带一路”贸易中发挥重要的作用,而原材料板块正是保利一直缺失的。

  保利兼并中丝之后,国务院国资委监管的中央企业数量正式由97家变更为96家。然而,仅仅在9天之前,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公司(南船)正与中国船舶重工集团有限公司(北船)刚刚进行了战略性重组。

这是否意味着国企改革有望提速呢?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指出,第一批混改试点企业,目前已形成明确的混改思路,即优先选择在纯民品、竞争性强的业务领域,引入各种所有制资本,优化国有股权结构。而中国重工此前通过债转股,有效降低了公司的杠杆率,增强了其资本实力,减轻了财务压力,也提升了持续健康发展的能力。不过,国企改革还应继续加大步伐。

03

有分有合

央企数量自2003年开始大幅削减,平均每年减少10家央企,到如今的平均每年减少3家,随着改革的深入,重组的风险和难度不断增加。不过,激进重组的背后,央企“大而不强”“整而不合”等问题逐渐出现。

曹和平认为,中丝合并入保利,不能简单地理解为央企数量的变化趋势,值得注意的改革趋势是,不同行业的之间的兼并重组。尤其是在经济下行期间,国企在流动性方面将会发挥更为重要的作用,因此合并或新建,重点是产生对产业经济的带动作用。而不同产业之间的合并,恰恰是国企改革进入深水区的标志。

彭华岗此前也曾表示:“央企重组中,数量并不是最终目的。下一步将更加注重重组的效果和质量,希望打造的是具有创新能力和国际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

时至今日,央企改革已经不是简单的重组兼并。2014年,三大通信运营商共同出资成立中国铁塔股份有限公司;今年8月,国家油气管网公司将独立出“三桶油”,单独挂牌。央企重组,有分有合。

周丽莎解释称,时间上,本轮央企合并重组采取了三类方式。一是横向式的同业间合并。这既包括央企间的“强强联合”型的合并重组,诸如宝武合并、南北车合并等,其目的在于提高集中度,化解过剩产能;二是纵向式的沿产业链上下游合并,或利用资本运营公司进行跨行业合并。如神华集团与国电电力的兼并,其主要目的在于做大做强、发挥协同作用或推动转型升级;三是共建共享的新组建方式。中央企业通过重组实现了资源向优势企业集中,盘活了存量,减少了同业竞争和重复建设,优化了国有资本的布局与资源配置。

有业内人士担心,央企大规模的兼并重组不利于市场竞争,存在加剧垄断的隐患。李锦表示,可以采取“统分结合,内外有别”的方针,即同领域企业在面对国际市场时,通过合并打响中国品牌,在国内依旧保持相对独立,参与市场竞争。李锦举例说,合并后的中车公司,在国内市场中,可以按科研、生产、销售环节分别成立三个公司,在公司下面分化出若干个子公司,内部充分竞争,确保活力。“要继承上一轮国企改革的成果,如果全都合并在一起,就可能退回去了。”李锦说道。


上一篇:彩电业新技术加速更迭:OLED成行业突破口 
下一篇:诺亚财富旗下歌斐资产踩雷承兴国际控股早盘暴跌逾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