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未来15个新兴超大城市之十

   来源:新疆阿勒泰新闻网

到2035年,将又有15座城市的人口超过1000万。卫报城市频道从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开始,探索这些正处于发展关键期的新兴超大城市。配方译自Jamie Fullerton撰写《遭猕猴抢劫:吉隆坡城里成群结队的猴子》,因为马来西亚首都的不断扩张,吞没了猕猴的雨林栖息地,猴子们只好进行游击战。

游客登上吉隆坡黑风洞的台阶,不得不努力避开两只长尾猕猴的拉扯。

这帮家伙停下来盯着我们,注意力被我们小车的关门声所吸引。10双眼睛在我们的背包和我们的脸上来回转悠。值得抢劫吗?背包里真的有香蕉,还是那些无用的、不能吃的钱包和相机?吉隆坡安邦区(Ampang)的猕猴决定放弃并继续沿着街道寻找牺牲品。公园里清晨的慢跑者还带着棍棒。

在公园慢跑的会计维斯瓦哈坦(Viswa Hattan)说:“20年前,这里还是一片丛林。”大门紧锁的高楼大厦耸立在我们前面,通向大楼的道路两侧是非常茂密的树林,没有大砍刀无法进入。4只猕猴,胸口还吊着小猕猴,在隔开建筑工地的金属路障上游荡。哈坦说:“这是它们的地盘,是我们抢了它们的。”这时,一只雄性精力旺盛的猕猴开始自慰。

马来西亚首都过去30年来引人注目的城市扩张已经使包括大象和老虎在内的许多野生动植物离开了它们的地盘。然而,这群长尾猕猴却留了下来,城市不断增长的人口为它们提供了很有吸引力的被扔掉的食物来源。

1980年,吉隆坡的人口还不到100万,现在估计有760万,联合国的预测认为到2032年将超过1000万。虽然增加的人口一部分在市中心地带,在诸如90年代建的双子塔这类巨大的建筑之中,最野蛮的快速扩张还是在市郊和周围苍翠茂密的森林地带。

随着吉隆坡吞咽越来越多的森林,人类居民和猕猴种群之间的关系前所未有地变得越来越复杂。在一些区域,比如从市中心驱车15分钟即可到达的雪兰莪州安邦(Ampang),猕猴闯进当地人的住宅,人们只得用鞭炮来吓跑它们,偶尔也用可以引起爆炸的鞭竹喂它们。

在诸如马来西亚国立大学(UKM)之类的郊区校园里,到处都是对猴子把垃圾桶翻得乱七八糟的抱怨。“它们把讲师追赶到了厕所里,”副系主任西蒂阿米娜奥斯曼教授说,一边不得不抑制自己笑出来。2015年,学生们把虾酱、辛辣的红辣椒和花生混在一起喂猴子来驱逐它们。目前,有教员正在研制带沉重盖子的“反猴垃圾桶”。

马来西亚国立大学于1970年创办,其校园的70%是森林。周围栽种有濒临灭绝的植物群落,猴子爬到树上俯瞰着教学楼。2014年的一项调查发现,不到10%的国立大学学生喜欢校园里有猴子,但在吉隆坡周边的其它地区,猴子被当作伙伴而不是害虫。

这是它们的地盘,是我们抢了它们的。

一只长尾猕猴横过吉隆坡的马路。

黑风洞的一只猴子接过一个苹果。

长尾猕猴洗劫一个垃圾桶。

吉隆坡的城市天际线。

表演中的猴子。

通往黑风洞(Batu caves)的台阶上的猴子。

闷闷不乐地靠垃圾桶为生的猕猴。

吉隆坡森林生态公园,是自1906年起就作为自然保护区被保护起来的城市中心的一片热带雨林,其猕猴种群因为信息板上的漫画而著名。黑风洞(Batu caves),是位于吉隆坡北部的一个香火兴隆的印度教寺庙场所,而猴子可能比该庙巨大的金色雕像更吸引游客。黑风洞后面是茂密的丛林,猕猴们挤满庙里华美的彩绘楼梯,猛地偷窃游人的袋子,为拍客们创造顶级的视频素材。

黑风洞的住持塞斯帕蒂(Sethu Pathy)说,这里的猴子依赖游客提供食物,它们似乎放弃了丛林觅食,转而吃口香糖、偷来的花项链和被扔掉的水果。为证实自己的说法同,他慢慢向地上扔香蕉,随即引发了一场猴子混战,最后一只猕猴打翻了桌上的一整杯咖啡。在楼梯上,一只猴子把它的手伸到一滩褐色的人类呕吐物里醮,然后把手舔干净。

“现在,我们在这个地区看不到大象或老虎了,”帕蒂说,这时香蕉已经扔完,猴子们离开去探索附近的带轮垃圾箱。他说:“日复一日,土地被清理砍光,建了房屋和工厂。猴子们的天然栖息地已经被处理掉,但猴子仍然在附近游荡。我们占领了它们的栖息地。”

山洞里并非都是快乐的猴子家族。帕蒂说,当地人抱怨猕猴偷他们的东西,以致在八年前,马来西亚野生动物和国家公园局(DWNP)把很多猴子从这个地方转移到了森林里。

大约在那个时候,该局对公众关于整个马来半岛猕猴的抱怨做出了强硬的回应。2010年,马来西亚扑杀了5.7万多只长尾猕猴,是前一年的两倍。2012年,这一数字超过了9.7万,引发了动物权益组织的强烈反对,他们声称猴子有时是在树林里被射杀的,或者在被射杀前已被关到了笼子里。

野生动物部门DWNP回应说,扑杀是“为了保护人类安全,减少野生动物破坏商业作物和财产所造成的经济损失。我们必须全局考虑,而不只是关注这些数字。”

全国每年平均有3800起公众对长尾猕猴的投诉,野生动物部门的扑杀仍在继续,2013年至2016年间,每年有多达7万只长尾猕猴被扑杀。该部门拒绝接受《卫报》采访,但马来西亚布特拉大学(UPM)生物学教授、马来西亚自然学会会长艾哈迈德伊斯梅尔(Ahmad Ismail)表示,在过去二年里,扑杀数量有所减少。

他认为,当局正将重点从扑杀转移到安置猴子上。他说:“我认为,他们停止了(大规模)扑杀,我们鼓励这样做。作为一名自然主义者,我更喜欢他们捕捉和转移猴子。”

马来西亚自然之友(Sahabat Alam Malaysia)等动物权利组织呼吁对猴子实施绝育术,而不要扑杀。不过,尽管野生动物部门已经进行了阉割猕猴实验,但大规模绝育会非常昂贵。伊斯梅尔认为,把重点放在教育人类如何与猴子打交道上,是减少物种间冲突的最现实的方法。

包括马来西亚自然学会在内的组织已经在学校组织了关于猴子行为的讨论。马来西亚国立大学环境与自然资源科学学院的巴德鲁尔穆尼尔(Badrul Munir)教授表示,如果有足够多的人不在猕猴聚集的地方喂养它们,那么这种零食协会最终会消失,它们对人类的骚扰也会减少。

他说:“槟榔屿植物园里曾经发生过猕猴追人的问题。他们张贴标语(告诉人们不要喂它们),现在猕猴不再是那里的麻烦了。”

不管猴子的数量是否减少,随着吉隆坡人口在15年之内超过1000万,看来人和猴子很可能不得不越来越多地分享生存空间。许多马来西亚人都希望未来会好一些,少一些猴子把老师追得躲进厕所隔间里之类的事,不再困扰慢跑者,也不再偷走邮递员的机密军事文件。


上一篇:返程日更忙闲等荷花开丨小乡聊天 
下一篇:与中国神话的结合?《变形金刚:哪吒》将央视首播